白馬尊王傳

鱔溪、白馬三郎 和 白馬尊王廟

鱔溪,又名善溪,在福州東郊鼓嶺山麓的峽谷中,距市區約7公里。清林楓的《榕城考古略》說:“山峽有二溪。下潭廣六尺,深不可測。”“下潭”也稱“觀星潭”。從“觀星潭”翹首仰望,有岩如龍,大書鐫刻“龍首”二字,故稱“龍首岩”。溪水從岩上直瀉而下,飛珠濺玉,鏗鏘作響,令人驚魂懾魄。“龍首岩”之上又有“龍首澗”,據說是宋代福州第一位狀元許將 的讀書處,又稱為“龍首洞”。     

鱔溪最妙的還是它的水。每當春末夏初新雨初霽時,陽光飽含水氣,從密密麻麻的松

樹縫裏灑在岩壑間,灑在溪水裏,拖紅曳綠,流金溢彩。“龍首岩”上的瀑布傾壑而下,電閃雷鳴,其氣勢令人回腸蕩氣。清林楓《東山覽勝鱔溪》詩云:“雲裏崩騰水碓聲,山前廟貌古崢嶸。松陰父老談遺事,喜說三郎白馬名。”從鱔溪的激流不由想起被人稱為“白馬三郎”的閩越國三太子。

閩都記說:“相傳閩越王郢時,公元前154年,有大鱔,長三丈,為民害。白馬三郎,郢第三子,以勇力聞,射中之。鱔纏以尾。三郎人馬與鱔俱死,其害遂絕。邑人立廟禮之。”這廟便是現在的  “鱔溪廣應白馬尊王廟”。

這個白馬尊王就是白馬三郎。「越閩王為騶姓,<無諸> 傳 <騶郢> 為閩越王。騶郢

第三王子 <騶寅> 年少英勇,精於騎射,百發百中,常騎白馬,軍中號為白馬三郎,鄰國皆懼,百姓安堵。他為民除害的精神卻世代傳頌,萬古不朽。據說那時在溪裏蟄居著一條巨鱔,因稱鱔溪,常興風作浪。老百姓不敢到溪裏引水灌溉山園,於是田地龜裂,禾苗枯焦,民不聊生,紛紛向閩越王告急。那鱔長有三丈,大有數圍,在鼓山北深潭中,時常出現食人。人雖遠離,亦能搶至,咬入潭中食之,似風似箭極快,人皆奔走不及。三郎挾弓矢至,那鱔正在潭面,即發一矢,正中鱔喉。巨鱔跳起空中,把尾將三郎連馬捲入潭中,頃刻三王子雖精疲力竭,仍與巨鱔搏鬥。在巨鱔身死氣絕時,自己也英勇地犧牲了。同三王子一起犧牲的還有他的白馬和十八位部將因為民除害,民皆感念,立廟祀之。取鱔魚之頭為香爐。」

白馬三郎被尊為“司雨之神”。 史載:唐貞元十年(794年),觀察使王翊禱雨有應,新其廟,輒加封號。又載:宋慶曆六年(1046年)旱,太守蔡襄自為文禱之,讀畢,大雨。修葺其廟。熙寧八年(1075年)封衝濟廣應王。紹興十年(1140年)秋,大雨,水瀑出,聲聞數十里。詰朝,有石高廣二丈,峙廟後如堵,水左右注,庭除無恙,人以為異。淳祐八年(1248年),郡守陳塏以禱雨至,謂神親殺鱔,其靈在神,不在鱔也,為更今名。自此也稱 “善溪”。

現在的“白馬尊王”廟屢經修建,仍保持古建築風格。門前有兩株數百年的大榕樹,皇皇壯觀。大門有對聯曰:“萬古名標白馬廟,韆鞦績著鱔魚潭。” 從白馬王廟西側進山,跨過溪澗,沿石階而上,有“射鱔臺”、“六角亭”、“祈雨臺”等。青山碧水,樓閣亭臺,是福州不可多得的郊遊勝處之一,又是福州的歷史長廊之一和除惡安良構建平安福州的精神所在,確實值得嚮往。

簡單來說,從上列資料呈現 漢代 閩越國 王族本姓為「騶」(讀作:鄒),閩越國國王郢的 第三王子,是福州鱔溪 白馬孚佑王,其他如,中沃境 白馬尊王廟,以及 旒峰白眉村白石境射鱔尊王廟,皆係尊奉,漢代閩越王騶郢第三子越弩將軍王寅 (約西元前154年;曾參與七國之亂)因常乘白馬,號〈白馬三郎〉騶三郎,本名就叫做「騶寅」。

 <龍峰境神明社> 到底是祀拜什么神明呢 ? 極有可能是 奉祀{白馬尊王}, 即是越王第三公子  名 <騶三郎> 或 又 名<騶寅>, 原因:

  1. 凡奉祀<白馬尊王> 的廟 都稱為 {  X X 境} 如以上所述的-<白石境>,<中沃境>, 因此 本神明社也稱為 <龍峰境>
  2. 按長輩們口述說: <龍峰境> 所祀祭的神明, 曾經托人到福州做塑像,但是祭祀一年后, 被人領到 <東乾宮> 奉祀, 此后, 龍峰境神明社只供奉 <香爐>. 據探知,<東乾宮>所供奉的神明即是< 白馬尊王>

Sarawak Liing Hung Wong Clan Association, 37 Brooke Drive, 96000 Sibu,Sarawak, Malaysia 
Tel / Fax : 084-332628, Email: liinghungwong@gmail.com